柚子视角 柚子视角
【自述实例】我在IVF征途上的酸甜苦辣(下)
发布时间:2019-09-21 05:45 浏览:90


上一期讲到,伊丽莎白·霍姆斯在备孕的道路上遇到了难题而准备开始试管婴儿疗程,那么试管婴儿的道路就会十分顺利吗?伊丽莎白又经历了什么呢?我们来看这一次下期的内容。

“试管婴儿疗程开始了”


每一次马修都会陪我去看医生,陪诊的次数多到数不清了。在曼哈顿上东区安静的候诊室里,有他在我身边会让我放松下来。我们虽然没在喝着香槟酒、铺满玫瑰花瓣的浪漫夜晚怀孕,但我们是两个人一起在努力要宝宝


第一次试管婴儿的治疗几乎是令人亢奋的,我的身体反应良好,像生蛋的母鸡一样去除了多个成熟卵子。医生将四个健康胚胎中的两个移植进了我体内。我想,太好了,我才尝试了第一次就怀孕了。直到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怀孕——在孕期头三个月快结束时,医生对我进行例行的超声波检查,他眯着眼睛盯着屏幕。而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因为很明显屏幕上根本没有心跳——这是染色体异常的结果


抱着盲目的决心,我们之后连续尝试了多次移植,加倍努力。第二次移植不成功后,我又进行了第二轮试管婴儿疗程,然后又遭受第三次移植失败。这个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对药物和治疗反应迟钝了。在尝试了第三轮试管婴儿疗程后,我们并没有获得出可以移植的健康胚胎。

“我俩的世界变得很封闭”

我俩的世界变得很封闭,我们和有孩子的朋友们保持距离,为了节省开支还把约会预算控制在最低限度。我俩的精神状态十分低落,时常感觉漂泊无依。那时一位咨询师建议我们考虑捐献精子,同时我们还参加了收养家庭分享会,也会没完没了地讨论“无子女生活”是什么样子。

最后我们决定换一家诊所就诊,医生建议采取另一个代价高昂的步骤:基因检测。这个检测会从培养5天的胚胎中取出一个细胞,并将其运送到实验室进行染色体检测。医生还调整了给我的药物方案,我的身体逐渐恢复了原状。在新一轮的试管婴儿治疗期后,我们得到四个值得进行测试的胚胎。


几周后的一天,我俩当时在位于汉普顿的朋友家,我接到了护士的电话告诉我结果。“有两个!”我冲着马修喊道,满眼是泪。两个健康存活的胚胎!午饭的时候我们就和朋友一起开香槟庆祝了。接下来医生打电话和我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做,还告诉我胚胎的性别。医生的信息赋予了胚胎生命,也让恐惧再次萦绕在我心头。

“并不总像你想象的那样”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我们移植了第一个胚胎。我自己一个人孤单单地躺在冰冷的手术室里,头上响起芝加哥乐队的《你就是灵感》。我把手放在肚子上,开始祈祷“拜托,拜托,拜托,请你留下来”。


我在康复室坐了10分钟后,护士示意我可以离开了。“不需要再多呆一会儿吗?”我问。她笑着说:“又不是鸡,胚胎不会掉出来的。”我踮着脚尖笨拙的走进候诊室,马修在那里张开双臂等着我。我们一起盯着实验室给我们的胚胎放大图像,研究上面的每个细节,寻找胚胎存活的迹象


九个月的孕期再加上21个小时的生产后,我们的儿子菲茨杰拉德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两年零11天后,我们的第二个儿子奥利弗出生了。在厨房里挂着超声图像旁边,还贴着两个胚胎的照片当我们和菲茨和奥利弗谈论婴儿是怎么来的时候,我都会深吸一口气,脸上带着微笑说:“并不总像你想象的那样。”

本期完

更多精彩的内容在下一期!

相关阅读: 

【自述实例】我在IVF征途上的酸甜苦辣 (上)

  华丽转身 ~ 45岁IVF妈妈养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