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视角 柚子视角
【代孕知多少】来自代孕妈妈的感言——“这才是代孕真正的样子!”(2)
发布时间:2019-08-30 00:36 浏览:59

蒂芙尼·乔丹,作为一个有自己孩子的母亲,她在过去三年里已经完成了两次代孕(一个男孩和一对双胞胎),这次我们请她来谈谈自己的看法,看看是什么促使她愿意为另一个家庭代孕,为什么她认为代孕其实是“超级保姆”,还有整个代孕过程的细节。本期是系列访谈的第二期!

问: 你会不会觉得因为怀的是代孕家庭的孩子,就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呢?

实际上不会,因为我仍然对自己的身体负责,我是那个去医生那里做检查的人,我也是那个需要和中介以及对方的家庭会面的人。有些中介在这一点做的非常好,让代孕母亲自主决定代孕的过程,当然这些都是在合同中预先约定好的而且我几乎每天都在和对方家庭讨论他们的孩子,我会问他们‘猜猜今天在做超声波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甚至在做超声检查的时候都可以跟他们进行视频通话,也可以检查一结束就打电话跟他们沟通。对方家庭在这一过程中通常是非常积极配合的。

问:我们来谈谈风险吧,比如体外受精会增加危险系数吗?

不会的,代孕的风险就和普通怀孕的风险是一样的,生孩子是什么风险,代孕就是什么风险。目前没有任何数据或研究表明体外受精会让怀孕过程变得更危险,除非你的荷尔蒙水平异常。不过因为我是剖腹产生产,每做一次剖腹产会增加大出血发生的概率或是失去生育器官的风险。这个是代母需要做出的决定,因为代孕时每个风险其实都是你为了别人承担的。

问:你后悔做代孕吗?

没有,我想以后也不会。对我来说,我只能再做一次剖腹产了。我想再代孕一次,但怀一对双胞胎真的很辛苦,会伴随一系列的健康问题,所以我男朋友不愿意我再做代孕了。但幸运的是,我只有26岁,还足够年轻,如果我想再尝试一次代孕的话,还有10年的时间可以考虑。

问:你现在只有一个男孩,你还会想要更多自己的孩子吗?

我不想再有孩子了。我以前有想过要更多的孩子,但我儿子一个人也挺好的,这就足够了。

问:你会怎么向别人解释代孕这件事情呢?

当我代孕的时候,怀孕这件事对我来说是很不一样的感觉,因为我怀的不是自己的孩子,而是代孕家庭的。我除了身体是在怀孕的状态以外,心理上更像是我的姐姐或者哥哥家将会有小宝宝了,而我在提供精神上的支持。

问:你第一次怀孕是什么感觉?

之前有怀孕经验对代孕很重要,我理解为什么对方家庭要求代孕妈妈最好先有过自己的孩子。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你只有先怀过孕才能明白自己是否能够承受整个代孕的过程,甚至到最后能不能和代孕宝宝分开。

问:你最后舍得和代孕宝宝分开吗?

我其实挺讨厌这个说法的,但从我个人来讲我并不是那种在怀孕期间就特别疼爱自己孩子的类型。我儿子出生后,我想的是,“好吧,现在我是一个妈妈了。”但在那之前,怀孕这件事对我并没有很深的触动。所以我并没有非常舍不得代孕的宝宝,因为这是别人的宝宝。


问:你的儿子在你第一次代孕时已经四岁了,你怎么对他解释你代孕这件事情?

他是我唯一的孩子,我在做代孕的时候虽然怀孕了,但我从未把另一个兄弟姐妹带回家给他,这个概念对小孩子真的挺难解释的。我做过的两个代孕的家庭都是同性伴侣家庭,所以我向我儿子解释说,因为对方家庭没有妈妈,也就没有生孩子的肚子,所以他们要借用我的肚子,把孩子先给我要我把它放在肚子里,等宝宝健康出生后,他们再把它带走。还好我儿子从来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


当时有人会在超市这样的地方问他:“哦,你马上就要当哥哥了?”或者“你高不高兴家里有一个小宝宝了呀?”他都会说,“宝宝不是我们家的。是——”然后他会说出对方父母的名字。他会说,“我们只是要保证宝宝的健康。”我其实蛮幸运的,我儿子很快越过了这个坎儿,所以第二次代孕只是重复这一过程。

问:会有人因为你当代孕妈妈不理解你的做法甚至对你出言不逊吗?

一般来说人们的反应是,“哦,我可不知道你怎么能做到送走自己的孩子,我可永远不会,你真特别。”如果对方的态度很差,我马上就会反击,“你没有照看过小孩子吗?”他们会说,“当然看过!”我说,“你会绑架你照看过的孩子吗?你会想把别人的孩子据为己有吗?”他们说,“不,不会!”其实这和代孕是一样的道理。代孕宝宝从来都不是我的孩子,从开始这宝宝就是别人的。我只是照顾了一会儿,直到宝宝的父母回来接他。


问:你听说过这样类似的故事吗,比如代孕妈妈在找她生下的孩子?

没有,但是我听说过一些别的故事,比如有些人可能会选择两个代孕妈妈同时怀孕。我认识一个代孕妈妈,她在大约23周的时候早产,孩子出生就过世了对方家人认为这与他们没有关系,他们甚至没有到过医院,也没有埋葬他们的孩子,代孕妈妈最后不得不做了所有这些善后。我听过类似这样的例子比代孕双方争夺孩子的例子要多

问:你在代孕期间有没有精神特别沮丧的时候,甚至接近崩溃的时候?

在怀孕的最后阶段,女生会身体浮肿,荷尔蒙分泌过量,这种全身都不舒服的时候是最困难的,通常情况下我只会拿我男朋友撒气,而不会迁怒代孕家庭。因为我的荷尔蒙分泌过量又不是他们的错。这最后一个半月非常艰难,对方家庭也会十分紧张,但他们又只能远远的看着你,希望一切顺利。虽然通常他们只要买张机票就可以来见面,但如果你突然临产,他们是最害怕会错过看到宝宝出生那一刻的人。所以在我难受的时候,我一直在提醒自己,我只是身体不舒服罢了,对方家庭经历的可比我多的多。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的内容在下一期!

相关阅读: 

【代孕知多少】来自代孕妈妈的感言——“这才是代孕真正的样子!”(1)

【代孕知多少】如何处理和代母的关系